胸怀

我自认是个还算拥有忠实品质的家伙,对于自己认定的人、事、物绝不会轻言背叛。虽然曾经因为自己的心理阴影而总是做出一些疑似离弃的事啦(爆),但只要我意识到对方是需要我的,我绝对会不离不弃,且会尽自己的最大能力给予支持与帮助。

——虽然就目前阶段而言,俺在物质方面的能力实在有限(无限接近零…哭着跑走),只有精神支持的库存还算充足且不断补货中一 一(殴)智慧方面...或许也可以值得期待?(被众亲友无视)

当然,我的「认定」并不容易获得,但我一向不吝于给予他人自己能力范围内最大程度的尊重与信任,所有人在与我相识之初,无论世俗观念如何,精神上都是与我平等的。至于其后,就看大家的机缘跟彼此的频段相适度噜(摊手)

我不喜欢轻言放弃,我也不是个很容易做到放下的人,但我一旦真的决定放手,就绝不会回头。←薄情的家伙= =+

所以,对于那些质疑、否定俺的人格、不弄清事实便将俺的尊严踩在脚下的人,俺不过损失一个无法信赖的人选罢了,他们损失的却是一个绝对会愿意为他们在关键时刻拔刀相助(呃、前提是有「刀」啦= =+〈喂!)的人选,怎么想都是他们亏比较大= =+

所以,俺没必要再为这种事虐待自己啦!只要好好收敛一下自己容易不分是非滥好人的破毛病,学会对自己负责,再深再重的心理阴影也一定会有拨云见日的那一天啦哇咔咔(叉腰笑)

虽然↑↑「那一天」可能就在明天,也有可能是在临近自己生命结束的最后一刻,又或者是自己懒懒地躺在天国里常开不败的熏衣草花海中(心)享受着和煦微风吹拂的某一天XDD(你以为是灵异小说么|||||||

+

仔细想想,其实第一次被抑郁症侵袭时,危险期虽然只有两年左右的时间且没有进一步恶化,一方面固然是因为自己多少已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因无知无畏而仍然心存微弱的希望,可真正的决定性因素全因有TENIMYU带给我的与非人类的相遇,以及非人类带给我的与GLAY、KIRITO的相遇,全然不在我预料内却再及时不过地牵绊住了我。后来因萨萨而得到画廊的适时收留,以及萨萨和前辈始终未变的不离不弃,或许他们自己并不自觉,但的的确确帮我找到了些许对自身价值的肯定。尽管并未真正走出自我否定的黑暗,却第一次有了要为自己生存下去的意识与勇气。

直到现在,我一闭上眼,脑海中仍会清晰地浮现出那几年中曾与阿灵、萨萨、前辈他们并肩走过的每一条新加坡的街道。对我而言,当年非人类同进同退,还有在画廊打工、学画的那段日子,是我至今为止距离「幸福」最近的时光。那种一如TAKURO所言、不掺一丝杂质的最纯粹的幸福。

我本就是个善忘的人,随着时光流逝,也许终有一天我会发现自己对有关这些时光的细节已经不复记忆,甚至连这些记忆的曾经存在都最终变成一团淡而模糊的印象,但那份已烙印于灵魂深处的情感印记却一定到死都不会消失。

回国之后,始终大小挫折不断却又孤立无援,努力想要汲取以往逃避问题的教训,却自不量力地强迫自己背上了尚不足以完全背负的重担。这一次的心理崩溃或许来得突然,却并非全然无迹可寻,只是当时的自己在无法负荷的压力下被急躁蒙蔽了心智而不自知。然而,由于此时已然体认到自身「责任」的重量,这次崩溃为我带来的绝望感要更胜从前。

抑郁症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它会令你完全否定掉自己的所有价值与能力,无止尽地坠向自我憎恶的无底深渊,在深重的恐惧中一件又一件地放弃掉自己所拥有的一切,直至连生命都最终放弃。幸而自己从小便爱借助阅读寻求逃避与解脱的习惯发挥了作用,在一度长时间关闭所有通讯方式、拒绝与外界交流的状况下,让自己撑到了阿灵的追踪短信出现,在她毫无责备、反而纵容倾向的包容中(笑)止住了自身的下坠,获得了爬出深渊的动力。其后阿布更是化身为我的坐标参照物,让我确定了坐标系的原点与坐标轴的正方向所在,让我找回了头脑的清明。


不同于上一次时仅凭本能并未多加深思(并不是全然没有深入思考,但还没能挖掘到根基层)的横冲直撞,这次在为时六个月的抑郁期后,又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彻底理清思路,耐心、不强求地摸清脑中所有的死结,并顺势而为、摸到一个解一个地逐个击破,到这一刻为止,我终于能够明确地看清了自己要前进的方向,并且累积了足够的智慧与信心迈出第一步、有意识地开辟自己的道路。接下来的行动就是不断提高自己的能力,并随之改善与变换战斗策略。

虽然目前还不敢说自己已经能够独立行走,但我知道这一天已经不远了。——不再是「相信」,而是「知道」。

从两年到八个月,从迫切到从容,从急行到疾行,从单纯的相信到理智的判断。

包括两度掉入深渊的坠落途中在内,我也没有停止过对新事物的尝试与学习。知识方面,日语、演艺、音乐、心理、艺术、平面设计、出版、沟通技巧、金融理财、时间管理、文字表达、策略……;思想方面,责任、义务、权利、尊重、爱、坦率、坚强……;对教育,对政治,对历史,还有许许多多其他的事物,我也有了新的视角与更深刻的认知。(虽然也都还有更多尚未了解的部分啦XDD ←根本就不可靠!

虽然同时也因为惰性与忽略导致了某些退步,但我已确实认识到了这一点,在补课之外也做了各种努力防止自己重蹈覆辙。

——原来我一直都在前进,或许速度缓慢,却从未止步不前。

这种自我成长的能力,就是我最大的资本、最大的骄傲,不是吗?


打开许久未用的U盘,发现被自己遗忘多时的数部未看影片,空暇之际便随手点开一部看了起来。

在看PRIMEVAL第二季的第一集时,最初还因许久未接受这种强烈刺激而有点不太敢直视血腥画面的我,几个镜头之后便很快习惯了。之后手无寸铁的Cutter与Steven面对那头身中两针高剂量强化麻醉剂仍气势汹汹张着血盆大口不断逼近的成年raptor,尽管发白的面孔与僵硬的身躯泄露出内心的恐惧,两人却仍强迫自己维持冷静、双眼眨也不眨地注视着raptor的一举一动准备随机应变。直到raptor终因抗不过麻醉针的威力而砰然倒地时,死里逃生的两人忍不住呼出一口长气瘫软了身子。

在屏幕前也跟着松了一口气的我,不由地试着想象了一下若是自己置身同样场景的反应。结果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也会做出与他们两人同样的表现。

试着回想一下,以往几次毫无预兆地遭遇到一些不可知的危机却又无处逃避的时候,自己的确会一改平日毫无大脑的小孩子模样,发挥出极度的冷静与理智,迅速而有效地观察环境,收集情报,分析判断,做出最佳反应采取行动,直至危机解除。搞不好,俺也多少具备些危机处理的潜质也说不定= =+(自我满足

至此,之前一直无法摆脱、只能暂时忽略的那份对于自己再度陷入「恐惧」的恐惧,终于消散而去。

+

为了兑现自己身为GLAYER许下的诺言,我再度打开了《胸怀》的翻译文档。

重温已完成译文顺便加以修订的同时,突然发现至今为止在某种意义上,自己在走着与TAKURO极为相似的道路。只不过,即便撇开自身资质不谈(因为实在难以评判),单就外部环境而言TAKURO与我就不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甚至跑道的路况都大为不同,所以我的前进速度会远远落后于他也没什么好感到羞愧的吧。

当然这并非是在为自己找借口开脱,不过回首自己自记事以来的人生,就如前文所说,我的的确确没有停止过为自己的生存付出最大程度的努力,虽然这份努力有时可能稍微用错了方向。

而一直牵住我没有彻底步入极端思想的囹圄迈向毁灭的,前面也说了,正是我的阅读习惯。

一如TAKURO沉醉于音乐的魔力、相信音乐的力量一样,虽然自己也是直到近日才意识到,我也一直是沉醉于书籍的魔力、相信书籍的力量的。

所以,当年在考虑将来出路时萌发了以自己当时最具信心的翻译作为谋生手段以最终实现艺术梦想的想法,并在距那时约有五年之久的现在,彻底坚定了最终目标为以文艺类书籍为主的自由文字翻译的决心,恐怕也并非一连串在无数可能性中随性抉择的蝴蝶效应那么简单,而更像是一种冥冥中早有注定的必然宿命也未可知。艺术,或者更确切地说,绘画画作,从思想交流这一角度来看,与书籍也有着巧妙的相通之处。即使不是文字翻译,我最终会选择的恐怕也是排版、文字编辑、出版、平面设计、写作等这类与书籍密切相关的职业吧。

「人,是要回到自己的降生之处的。」

所谓的「降生」,其实指的是为自己的生命注入灵魂的意思吧。就好像女娲在捏好泥人后又吹进去的那口灵气。

而「降生之处」,就是我们的故乡、我们的出身地,换句话说,就是我们最有归属感的地方,是我们的心灵依附、力量源泉所在。

我的灵魂来自于书籍,有生以来的这二十九年间,更是一次又一次地从书中得到拯救,心灵因书籍而丰富。

我因书而生,最终也必将回到书的世界里去。

同样并非天才型的我,只要牢牢记住自己的「降生之处」,付出努力坚持下去,虽然以高中毕业就已选定了音乐作为自己人生方向的TAKURO作为标准来看,我已经慢了足足十二年,但就算处处都屈居于TAKURO下风的我,对于自己的语言才能和阅读理解能力却也颇具信心,表达能力更是可以通过不断的练习加以提高,假使付出比TAKURO多一倍的时间,也是能够有所成就的吧?GLAY自结成以来,如今已经迈入第二十一个年头,MAJOR出道则是在结成的五年后;而我步入翻译的世界也已有近五年的光景。如此算来,在接下来的五年内在业界内站稳脚跟,应该不算太过不切实际的目标。而三十五年后,自己所取得的成就或许远远无法与现今的TAKURO相比,却也一定能够让自己的脸上扬起与TAKURO相近的自信笑容吧。


——这,便是我自己的「胸怀」。

题目 : 写给自己
博客分类 : 日记心得

tag : GLAY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新浪微博
日历
12 | 2019/01 | 02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计数器


当前阅览人数:
自我介绍

王子(princeray)

Author:王子(princeray)
非人類/魚座AB型/中国北京在住

愚麗児/ピエラー
横浜しゃるろっと学園地下生徒

半退役毒舌派,擅无边际胡扯,不吐槽会死星人(喂!
隐性腐女,视觉动物,爱心无限,经常开花。
多重人格分裂重度患者,娃娃脸反抗心老人家。


类别
用户标签

GLAY PIERROT KIRITO Angelo 郷本直也 TENIMYU しゃるろっと Honey&Clover LM.C 矢崎広 青山草太 成田美名子 十二国記 HIDE 大塚愛 スガシカオ SOPHIA 尾崎豊 SPITZ X LUCIFY FC2 アンティック-珈琲店- R*A*P ALvino GLOOMY_BEAR 松岡充 YUKI Backstreet_Boys 高橋広樹 清春 土屋アンナ 米米CLUB MISIA RICE Michael_Jackson スネオヘアー kannivalism 19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