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URO「胸怀」第三章・・・东京(一)

就像候鸟总要飞往南国一般
我们踏上了前往东京的旅途。


不想让这个暑假结束。
若是探寻我们选择了前往东京的理由,那么这种心情就是最接近的了。
尽管心中怀抱着伟大的梦想,可现实的进路却又另当别论,我们并没有诸如要到东京做专业的音乐人、要出名这样的心思。只是,在我们心里,并不想让GLAY就这样无疾而终。
大家商定好要前往东京开展活动的那刻,GLAY便成了我们不会完结的暑假。

TAKURO『胸懐』


就事实而言,有关这段时期的来龙去脉,在某种程度上很是暧昧模糊,就连前后关系都没有个界定。
我记得自己有索取札幌的音乐专科学校的资料,因此自己那时对于GLAY的存续到底抱有几分认真我也不清楚。
毕业就等于解散,这似乎是高中生乐团的宿命。当然,世事无绝对。“继续”也是另一种选择,然而在我印象中,尽管毕业的季节已近,大家却从未就GLAY的今后做过什么正面的协商。
一旦协商起来,自然就不得不把解散这个选项列入考虑。尽管想要继续的意愿相当强烈,可若是有谁说了“我们解散吧”,却也未必就有足够的决心一定要加以说服。或许就是这一点令我们怯于面对、一直在加以回避也说不定。
逐渐谈及到这个话题则是在毕业典礼那天的晚上、演完了「GLAY LAST LIVE」之后的事。既然打出了「LAST LIVE」的招牌,想必是一直在内心某处在意着的吧;只不过这也可以解释为高中时代的最后一次LIVE,因此解散这个字眼、大家谁都没有在口中提到过半句。
尽管到了这种紧要关头,还是没有得出一个明确的结论。在不想要解散的心情这一点上,大家都是一致的。可是,那么要怎么办?答案却无人知晓。若要升学或就职,都有一条社会已为你铺设好的轨道。可是,关于在高中毕业后维持乐团的方法,操作说明之类的东西却到哪里都没有。
被父母养着、继续做音乐这样的选择并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于是就演变成要继续GLAY的话就到都市去、一边打工或者随便做些什么一边进行这样的状况。
是去札幌好呢、还是东京?反正都是一搏,要不就去东京试试看吧。商讨至此,之后便暧昧不清了起来。鼓手NAKAMOTO无意离开函馆,贝斯HITOSHI则是进的函馆工业高等专门学校。高专是五年制,还得再读上两年才能毕业。要是去东京的话,那就不得不退学了。
因此准确来说,并不是在某一天有人宣布说“GLAY要去东京”这样。就只是,自然而然地,就像那些在河川上流孵化出的鲑鱼幼仔受海洋的气息所吸引、在不知不觉间便顺流而下游回了大海一样,GLAY也开始出发前往东京这片浩瀚的海洋。
最初为前往东京做出了积极行动的人是TEKKO。他瞥了举棋不定的我一眼,立刻就敲定了东京一家印刷厂的工作。TONO的运气好,正好赶在那个时候、他们全家都要搬到东京去住。

虽然对于GLAY的继续没有异议,可我却很难抛掉对原始成员的执着。我想继续下去,并不是因为想要保留住GLAY这个名字。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对于GLAY并没有任何执着。
GLAY对我而言,并不是一个抽象的名字,而是一个个见得到面的团员。因为是我想跟他们一起做音乐才会有GLAY的,反之则是不可能的。
鼓手NAKAMOTO在故乡的婚事已经差不多定下来了,他心意已决,所以不死心也不行。可是,贝斯手HITOSHI却始终举棋不定。加上我觉得“最初不就是由我们两人组成的GLAY嘛”,记得在当时一直对他大力相邀“我们到东京去吧”。
虽说是高中生,但也不能用“还是个小孩子”这样的借口开脱,实在很不负责任的邀约。因为我并没有认真地考虑过HITOSHI的将来,一直是带着种只要去了自然会有结果的草率心态邀约着他的。
HITOSHI那边的状况,不同于我们。似乎一直都在挣扎中。家庭会议之类的好像也开了不少回。到最后,我被他的母亲叫了过去,通知我说:
「不好意思,HITOSHI没法追随你的梦想」
就这样,我总算是死了心。
我们并不是被高薪聘用过去的,在那边甚至连个熟人都没有。没有任何保证,就只是一心要到东京去。
虽然心怀梦想,可能用来说服他人的计划却什么都没有。
GLAY只剩下了三个人虽然会很辛苦,但事已至此,只有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做做看。对于我要去东京发展的事,家里并没有表示反对。即使到了这种时候,母亲也没有跟我要过任何保证,一直都对我们的活动给予着支持。她甚至还为那些因为父母的反对而买不起乐器的团员做了贷款的担保人。
其实在她心里,并不确定我们是否能够成功。
「你们的音乐,在我听来只觉得吵、并不太懂」
她曾经有这么说过的。不过,她相信的只是音乐的力量。大概她也知道,对于反正已为其俘虏的儿子,就只有让他去尽情地施展了吧。即使有朝一日等来了他放弃的那一天,那也是在将他梦想的结局见证到了最后一刻之后的事。
终于下定决心要前往东京的我,跑去找TEKKO商量。他以一贯的作风、爽快地给出了答复。
「是吗?那么,就跟我去同一家印刷厂工作怎么样?」
能这么简单地决定吗?基本上,应征考试应该都已经结束了。
「没事儿。他们好像还在招人呢」
这种时候,真是多亏了TEKKO的干脆。
就这样,我于一九九〇年春,为了到赤羽的印刷厂工作,踏上了前往东京的旅途。怀里只揣有一本BEATLES的歌词集。

不,在我心里,还藏有一个秘密。虽然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但在我心里一直燃烧着熊熊的自信。
我们所做的音乐,不会输给任何人。
就算拿去跟那些从东京传来的音乐相比、也都是GLAY做的音乐要更好,我对此颇为自负。在函馆都能聚集到如此之高的人气,若是换去人口众多的东京,一定能够吸引到更多的歌迷。我一直如此相信着。
并没有任何根据、就是一种单纯的深信不疑,所以我也很清楚自己并没有任何可以用来说服大人的材料。
即便如此,我仍一直确信着GLAY的成功。

题目 : 单行本翻译
博客分类 : 小说文学

tag : GLAY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新浪微博
日历
12 | 2019/01 | 02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计数器


当前阅览人数:
自我介绍

王子(princeray)

Author:王子(princeray)
非人類/魚座AB型/中国北京在住

愚麗児/ピエラー
横浜しゃるろっと学園地下生徒

半退役毒舌派,擅无边际胡扯,不吐槽会死星人(喂!
隐性腐女,视觉动物,爱心无限,经常开花。
多重人格分裂重度患者,娃娃脸反抗心老人家。


类别
用户标签

GLAY PIERROT KIRITO Angelo 郷本直也 TENIMYU しゃるろっと Honey&Clover LM.C 矢崎広 青山草太 成田美名子 十二国記 HIDE 大塚愛 スガシカオ SOPHIA 尾崎豊 SPITZ X LUCIFY FC2 アンティック-珈琲店- R*A*P ALvino GLOOMY_BEAR 松岡充 YUKI Backstreet_Boys 高橋広樹 清春 土屋アンナ 米米CLUB MISIA RICE Michael_Jackson スネオヘアー kannivalism 19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