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URO「胸怀」第二章・・・同伴(一)

创作出大量歌词的中学时代!
这份才能一直以来都沉睡在何处?


成为中学生之后,光是歌谣节目已经无法令我满足,有时是逛唱片租借行,有时是跟朋友借,我开始拿到什么音乐就听什么。
我并不拘泥于特定的类型。譬如说,小学四年级时,我买下的第一张唱片,是在当时风靡一时的寺尾聪的『露比的指环』。我也曾因为想听神田正辉的专辑、而几乎跑遍了整个函馆……。从歌谣曲到摇滚,所有类型的音乐我都有听。
大概是因为自己最初强烈的“音乐体验”来自于母亲的演唱,我对演唱会也全无抵抗力。在现场听到的演唱和演奏,有种在收音机跟卡带所播放出的音乐中绝对体验不到的东西。
函馆可不像每天都会举办数十场演唱会的东京。因此,我对于在现场听音乐的渴求总是无法得到满足。偶尔有次歌手的公演或是演唱会,不管演出的是谁,我都会想方设法地存够零用钱去看。
在冬季的大雪天里,夜里三点就出门到售票处排队这种事我也干过。当时母亲还阻止我说“你会死掉的!”。
即使是现在,这项爱好也没有变过。只要一有空闲,我就会去看LIVE跟演唱会。不光是音乐演出,戏剧表演我也非常喜欢。
不管是音乐还是戏剧表演,像这样将人类的喜怒哀乐如此激烈地呈现在眼前的体验,在日常生活中并不多见。这种体验是仅有在现场才能感受到的。单凭这一点,就有赶去观看的价值。
自从GLAY成为职业乐团以来,我们也一直都在尽可能地在函馆举办演唱会。就是因为会回想起自己渴求着LIVE的少年时代。
让故乡的孩子们能够听到现场演奏的音乐。我想这就是我们所能做到的、对函馆最大的回报吧。

TAKURO『胸懐』


我最基本的音乐根基,就来自这个时候直到高中时代在函馆的经验。
曾经有人问过我们“是否考虑过打入美国市场?”之类的问题,可我希望这些人能先看看函馆的街区。
在GLAY这个身份之前,我们首先是一群成长于这座城镇的人。
呼吸着这片大地上的空气,吃着这片大地出产的米饭,就这样看着捕花枝船的集鱼灯,我们长大成人。
走在这座城市的大道上,是不会有HIP-HOP之类的美国音乐在脑中自然地响起的。要是说的是打入演歌市场,那倒还能说得过去。
当然这只是说笑,不过一直以来有传到函馆这个北海道城市的,全都是POP MUSIC,是些在日本几乎家喻户晓的流行音乐。就这一点而言,我就是在商业音乐中长大成人的。这种环境,对GLAY这个乐团也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我们并不是那种要开拓新的音乐类型、在世间造成轰动的乐团,这一点我们从很早的时候起就已有所觉悟。
自己做得最开心的音乐,从这种角度来说,那些再老套不过的用词或手法,一直以来虽早已被人们用滥,却仍令我们不由自主地受到吸引,这已经成了一种自知之明,或者说就是一种认命。
我们能做的仅此而已,这也是一项事实。
GLAY的宗旨,既不是对音乐性的追求,也不是创造新的音乐。而是传达音乐所带来的快乐。
这可不是突然打起了官腔。爱情呀友情呀,或许是会叫人觉得老套,但这些至今为止已被传唱了不知几千万几亿回的用词,我们连一次心怀敷衍的使用都没有过。
要让世人看到,在陈旧、失去了魅力的言辞中注入生命就是我们的音乐,这是谁都模仿不了的GLAY的创新,我们一直抱持着这样的气概。

我在中学时代有一段时期,只要叫我画画我就会画John Lennon的脸,要我雕刻版画我就会刻John Lennon的脸。我记得国语老师曾对我说着“又是John Lennon啊?”表示死心,所以写的诗和作文里大概也全是关于John Lennon的内容吧。
John Lennon去世的时候,我九岁。
我有在报纸上看到消息的印象,不过当时的感想仅止于某处的大人物被刺杀了这样。尽管后来对Paul McCartney产生了兴趣,也仅止于SOLO活动时的Paul,对BEATLES则一无所知。
有意识去听的第一张专辑,便是那张有名的「赤盘」,也就是BEATLES前期的精选辑。为了查看音乐节目而一期不落地购读的杂志《FM STATION》的读者栏中,有人在出售这张「赤盘」的卡带。
售价为七百日元。这是张双盘套装、市价记得约三千多的专辑,我就觉得很便宜。相较于是因为BEATLES而买,反倒是觉得这或许蛮值得一买的印象更要强烈些。
既是个自己有点兴趣的乐团,也有心想稍微听听看。
而这个“稍微”,便令我陷入了音乐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深奥之中。
那盘卡带,被我听到几乎快要被抹掉了。《Help》《Day Tripper》《Misery》《Eleanor Rigby》《Yesterday》……。令我受到了“世间竟然还有这样的音乐”一般的冲击。做出了这样的音乐的BEATLES,都是些怎样的人呢?不光是听他们的乐曲,总之,也先把触目所及的BEATLES关联书籍读了起来。
然后,迟了全世界的歌迷近二十年,在八十年代都过了一大半的这个时期,于函馆又诞生了一名BEATLES的歌迷。
在这四名成员中,我最迷恋的就是John Lennon。我就是从这个时期开始写词的,不用说John Lennon给了我很大的影响。他的歌词,全部都触中了在我内心深处沉睡着的某种东西。
自那以后,我也为许许多多的乐团倾倒过。不过,像BEATLES这样连他们背后的故事都令我深受吸引的乐团却再也没有了。

GLAY结成之后,BEATLES对我而言也一直都作为一种指针般的、同时又是内心的对手而存在。
希望GLAY也能像BEATLES一样,成为一个四名成员各自闪耀着自己的个性、能够上得了台面的乐团。如今的GLAY,以BEATLES来衡量的话算是什么程度呢,这个问题我一直都在下意识地思考着。
每次迎来生日的时候,BEATLES在这个年龄时,比如说做出了『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那么GLAY也必须做出同等程度的专辑才行,我总会这样激励自己。不再以这种方式意识着BEATLES的存在,则是最近以来的事。
不可思议的是,当我们自己过了他们解散时的年龄时,视他们为对手的意识便消失不见。
BEATLES,是我幸福的乐团时代的老师。

我开始写起了歌词,不过并没什么特别的契机。
某一天,就很突然地写起了歌词。一方面也到了叛逆期,另一方面大概也是正值青春期间敏感少年的一种宣泄。
深夜里,被窝中,被一种不明就里的冲动支配了自己。
并不是对什么事物怀有怒意。不同于烦躁,也不是焦虑。一种无以名状的感情。就只是有种、不管怎样就是无法平复下来的情绪。连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也理解不了、也不明白要怎么办才好,就这样在黑暗中郁郁寡欢。
这时,便突然动了“写写歌词吧”的念头。若能写成歌词的话,说不定便能为这个从自己心底冒出、有如身份不明的怪兽一般的感情套上颈箍。
钻出被窝,坐到书桌前,打开桌上的笔记本。雪白的纸页,开始被就着涌动的情绪疯狂写下的文字逐渐填满。
我自认是个有趣的孩子的一点就是,我写下的那些并不是一般人写的诗歌、或是女孩子在笔记本的一角所写下的那种短诗,而是采取了歌词的形式。
因为我那时还不会作曲,旋律就借用自己知道的曲子。也就是说,我说是要写词,但真正在做的简单说就是写替歌。乘着喜欢的曲子的旋律,将脑海中浮现出的字句一一写下。
歌词对我而言,从一开始,就是理应与曲子共存的东西。和着旋律歌唱时便生动起来的字句,自那时开始我便一直在寻找着。

与旋律相遇的瞬间,原本平凡无奇的词语,便会立刻闪耀起光芒。
这种神奇令我着迷。
像是喜欢上某人啦,陷入爱恋啦,将这种人人都会有所体验的日常经历,用优美的词句加以修饰,这种作业令我乐在其中。
就像是一种快乐的游戏。
比方说,所谓的「酸楚」概括而言是种怎样的感受呢?可能是在城市里忽然闻到以前喜欢的人惯用的香水的味道。这种时候,心里就是酸酸的吧。如果这种心情就叫做酸楚,那么在歌曲中又该如何加以表现?――我会像这样展开思考。
要说是跟今后的GLAY相关联的话,就是Brian Adams的《Summer of '69》这首有如他的自传一般的曲子。
十六岁时,拿起乐器开始玩起了乐团,Judy结婚,Jimmy退出了乐团。不过,每天都跟大家聚在一起大吵大闹,我站在喜欢的女孩家里的庭院中、凝望着你……。
就是这样的一支曲子;这种如今的自己回首过往、并将这份回忆唯美化的作风,令我受到相当的影响。GLAY的《GLORIOUS》等作品正是这方面的典型,《SPECIAL THANKS》也是自这一点切入而写下的曲子。

配合着THE MODS的畅销曲《激烈的雨》的旋律写出的歌词,到现在我都记得很清楚。
当然,这种“替歌”并没有持续多长的时间。
因为在持续进行着这种孤独的作业期间,我逐渐察觉到替歌本身的局限性。
一方面怎么都无法摆脱原有歌词的印象,另一方面再怎么想要写出贴切的用词,也无法超越原作。
我在意识到这一点以后,便开始创作起没有配曲的歌词。假定会有自己的旋律,而把歌词写出来。A部、B部、副歌,再是A部、B部、副歌这样配合着字数,按照只要谱上曲就可以直接唱出来的模式创作着。
我并没打算拿给家人听,也没打算拿给朋友看。就只是一种游戏而已,不过如今想来,这却是一种锻炼。
开始以音乐为志向,还是后话。这是为什么而进行的练习,在当时就连我自己也不太明白。不过,这的确是带有某种目标的练习。
就这样创作出来的歌词的记录,积攒了有四、五本。
等哪天自己能作曲了,希望能为这些词作谱上曲子加以发表。这种想法,我只是漠然以待。

题目 : 单行本翻译
博客分类 : 小说文学

tag : GLAY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新浪微博
日历
12 | 2019/01 | 02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计数器


当前阅览人数:
自我介绍

王子(princeray)

Author:王子(princeray)
非人類/魚座AB型/中国北京在住

愚麗児/ピエラー
横浜しゃるろっと学園地下生徒

半退役毒舌派,擅无边际胡扯,不吐槽会死星人(喂!
隐性腐女,视觉动物,爱心无限,经常开花。
多重人格分裂重度患者,娃娃脸反抗心老人家。


类别
用户标签

GLAY PIERROT KIRITO Angelo 郷本直也 TENIMYU しゃるろっと Honey&Clover LM.C 矢崎広 青山草太 成田美名子 十二国記 HIDE 大塚愛 スガシカオ SOPHIA 尾崎豊 SPITZ X LUCIFY FC2 アンティック-珈琲店- R*A*P ALvino GLOOMY_BEAR 松岡充 YUKI Backstreet_Boys 高橋広樹 清春 土屋アンナ 米米CLUB MISIA RICE Michael_Jackson スネオヘアー kannivalism 19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