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URO「胸怀」第二章・・・同伴(三)

录于落下的“伴奏”卡带中、
百年一出的“天籁之音”令我惊为天人。


我与TEKKO,是自小学时代以来的旧识。
所谓运动万能的淘气小子。从如今的他身上固然无法想像,不过中学时代的他可是个专攻棒球、头发中分,五官虽已成形、面孔却仍余几分稚气,有如小猴儿一般的少年。
我俩虽不同班,家却住得很近,因此常在一起玩耍。我还曾经花两万日元买了台已经变色发黄的中古游戏机、大玩特玩之后以一万五千日元的价格卖给了TEKKO。这件事似乎一直被他记恨在心,即使是现在,每当我们喝出几分醉意,他都还会翻出这笔陈年旧账。
「实在是太黑了。没你这样的!」
都已事隔近二十年的旧事,TEKKO却依然不肯释怀……。
顺便说一下,我所说的TEKKO就是现在的GLAY主唱、TERU自小学时代以来的昵称。本名小桥照彦(KOBASHI TERUHIKO),简称TEKKO。现在我们依然叫他「TEKKO」,因此在本书中我想照样沿用。
各自进入不同的高中以后,虽然见面少了起来,倒是一直都有听到一些传闻。因为讨厌中分、高中便加入了足球部的事。与同学组了乐团、在里面担任鼓手的事。那个乐团听说解散了的事。
在与小学时代以来的朋友HITOSHI讨论起要不要成立一个正规乐团的话题时,在我脑海中立刻浮现出的便是TEKKO的面孔。
既然担任过硬摇滚乐团的鼓手,技术一定是有的吧,长相也不难看。说是不难看,事实上后来见到的TEKKO,已然褪去了稚气、散发出了男子的魅力。
而且,从各个方面来说,他都是个很好的家伙,这一点我也一直都很清楚。
久违地打了电话给他,问他要不要一起组团,TEKKO紧接着我的话音便简单地做出了回答。
「好呀」
再有多空闲的高中生,一旦组了团,总要倾注心力。需要拿出时间练习,也必须筹措出活动的费用。我以为就算是TEKKO,也会先回句“让我稍微考虑一下”之类的再说。
「等、等一下。我说的可是正规的乐团」
在我担心的再度追问下,他却连一秒、不、连0.3秒都没多想,
「嗯嗯,我明白」
「这可不是COPY BAND,我想做自己原创的曲目。排练也会很辛苦的」
「好」
这家伙太好说话了,反倒让我这个开口相邀的人开始担心他是不是真的能行。
TEKKO人好就好在――不光是这次、任何时候都是――看起来想都不想、简简单单地就点了头,却会用心地将承诺履行到底。真的是在任何事上都会竭尽全力。
排练一俟开始,TEKKO反倒成了三人中最投入的那一个。而且幸运的是,TEKKO的父母为他的房间安装了隔音设备。身为大力支持着热衷于打鼓的儿子的家长,二老简直通情达理到了极点。
多亏了他们,我们才不必发愁练习场地的事,可以毫无顾虑地在TEKKO家弹吉他打鼓。
就这样,我们的新乐团诞生了。
HITOSHI的BASS,TEKKO的DRUM,还有我的GUITAR。
仅有三人的开端。虽然最不可少的VOCAL依然怎么都无法确定,不过我们打算先迈出第一步再说。
我们为这个乐团、起名为「GLAY」。

TAKURO『胸懐』


VOCAL之位空缺的原因只有一个。
能让人觉得“就是他(她)!”的主音,一直没有找到。
我们很清楚自己的实力。不管是吉他、贝斯、还是架子鼓,以「拙劣」的标准来看都相差无几。不过,乐器方面只要靠反复的练习、总会有所提高。
VOCAL则不然。
歌唱的技巧是也可以进步啦。不过,音色却是天生注定的。
一首歌听下来,让人觉得“唱得好”跟能令人受到打动又是两码事。能够打动人心的并非歌唱的技巧,而是蕴藏在歌声中的某种天生的东西。
世间确实有那种只能用天籁之音来形容的歌喉存在。GLAY无论如何都需要一个天籁之音,一个具有感染力的声音。
之所以对此如此执着,是因为我们决心要让GLAY一直发展下去。
像是要参加比赛啦、将来要以职业身份出道啦,我们并没有抱持着这种很明确的野心。
我们就只是想靠乐团来取得成功而已。
这段时期,在函馆也开始出现了小小的组团风潮。光是我们高中就有近二十个乐团,要在文化祭中出演都得经过甄选。市内的LIVE HOUSE中有高中生乐团来出演也没什么稀罕。
成为能够在LIVE HOUSE中演出、并吸引到观众的乐团。再进一步,成为能够令聚集的观众受到感动的乐团。这就是我的目标。
出于这种缘由,主唱寻求进展维艰。若以最后的结果来说,这份努力根本一无所获,或者说,白搭力气。
根本就不用发掘主唱。从一开始他就“近在眼前”。

迄今为止,令我难掩震惊的事只有过两次。
最早的一次,是在听到BOØWY的「B-BLUE」时。那是我在朋友的家中听到的,当时我震撼得难以成言,曲子一播完,我丢下一句“我回去了”就冲出了朋友家,直接向唱片行跑去。
在我三十年的人生中,曾为数百首歌曲感动、冲击、深深影响、流下泪水过,但有如那时一般的震撼,后来也就只再有过一次而已。
也就是我接下来要讲的事情。
有一次,我将录有三人在排练中创作的曲子的卡带落在了TEKKO那间隔音的房间里。就是那种未加VOCAL、只录下旋律的伴奏带。次日,TEKKO将这盘卡带送了回来。我正要随手接过,却见TEKKO露出了少许羞赧的表情,
「我试着把演唱的部分也加进去了」
说是使用自己家里的卡拉OK机,试着在没有加入VOCAL的卡带中加入了自己的歌声。那首曲子还没配着VOCAL听过,就很想听听看加上VOCAL的话会是什么感觉,于是TEKKO便加了进去。
没有加入歌唱的曲子,就好比没有调入色彩的油画,终究不够完整。写歌词的我,很开心TEKKO的用心,立刻就将那盘卡带放入到我家那台使用多年的录音机中。
那一刻我所感受到的冲击,时至今日依然恍若隔日记忆犹新。令我震惊的可不是我们那首曲子加入歌声后的成品。
自卡带中流泄而出的TEKKO的歌声,是我一直以来遍寻不获的东西。
那正是――天籁之音。

就歌唱力方面而言,当然没法跟现在的TERU相提并论。不过,他的歌声早在十六岁那时起,就具备了某种吸引人的要素,某种上天赋予的特质。
真要说起来,当时我所受到的震撼,就好比是某处的高中生乐团在他们自己录制的伴奏带中听到了GLAY的TERU灌进去的歌声那种感觉,会呆立当场也是再自然不过。
「就由你主唱了!我会另找鼓手的」
TEKKO看来丝毫没有感应到我的冲击,只是好像被现场的气氛所震慑,总之就答应了下来。我依从约定,急急忙忙地找起了能够担任SUPPORT的鼓手,主唱TERU就此诞生。
至于TEKKO本人,则对这项调动表现得不以为然。大约两个月后,他带来一位有意担当主唱的前辈。表明想让自己重返鼓手之位。
对他而言,似乎觉得打鼓更加开心。说是做鼓手更有充实感。
虽然对那位学长很是抱歉,但我就是感觉怎么都不对。先不说歌唱得如何,彼此间的默契就差到极点。
我再一次地,对TEKKO进行了游说。

大约在那一年后,延揽HISASHI入团成功。本名外村尚(TONOMURA HISASHI)。好友之间一直都是叫他「TONO」。
TONO 跟我一样在升入高中后组建了自己的乐团,一直在LIVE HOUSE中活跃着。跟他成为朋友是在我们高二同班之后。我们团也曾做为嘉宾在HISASHI他们团的LIVE中出演。我在文化祭的音乐会中出演、一味演奏着畅销曲目结果无人捧场的那个乐团,其实也是跟TONO一起组的。尽管我们在校内的活动一致,在校外的正规乐团活动则是各行其道。
TONO的音乐嗜好,感觉上跟我的截然相反。走的是激烈的PUNK风,别的不说,乐团名就叫作「蚁」。本质上他是个恬静的人,可一弹起吉他就判若两人。
只要把自己当下的感受如实地嘶吼出来那就是音乐――给人以这种感觉的PUNK路线,我简直无法理解半分,也曾试着问过他。
「你那件T恤,为什么是破的?为什么、要别个别针在上面?」
「因为是PUNK。」他如此答道,于是我试着转向更加浅显的问题。
「有的音乐听了会令我落泪。在我沮丧时能助我振作,动人的旋律会令我感动。你听PUNK也会有类似的感受吗?会落泪吗?」
「那倒不会,不过我一听PUNK就热血沸腾唷!」
我记得自己听他这样讲后便心想“原来如此”,不过从这件事上就能看出我俩之间的差异所在。而在他成为GLAY的一员以后,便发生了两人在选曲上意见相左、结果我被他的低声抱怨当头棒喝的状况。
「老是只选些TAKURO喜欢的曲子」
这样的时候,足以令我苦恼不已。
垂头丧气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掀起了自问自答的风暴。
以我个人的想法而言,应该是站在纵观大局的角度,分析着GLAY的将来,然后在此基础上进行曲目的筛选。但会不会就如TONO所言,我根本只是在将自己的喜好强加给大家而已?我太霸道?
想过来想过去,我还是无法得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我与TONO,大致上就是这样的关系;两人同是担当吉他,到现在两人之间也可说成是GLAY中的竞争对手关系。对于经常被比作为母亲的我而言,他一直都扮演着GLAY中的父亲的角色。
以这种角度来看,TERU以及在那五年后加入进来的JIRO则如同率直的儿女;每当我提出什么提议时,会直截了当地反驳我说“才不是那么回事吧”的都是TONO、也就是HISASHI那家伙。
当然,此时我倒并非有意期待这样一个对手的角色才将TONO邀入乐团的。
我们的音乐性在方向上是有所不同,但不管怎样,TONO的吉他是真的很出色。若是与我的吉他组成双吉他编制,我想GLAY的幅度一定会有所拓展。此外,单凭他的容貌,想必会有为数不少的女性FANS追随着TONO。将那批FANS一个不落地吸纳到GLAY这边来,这也是我的小算盘之一。

或许会有人提出异议:外貌跟音乐扯得上关系吗?
就音乐本身而言或许确然毫无关联,不过我觉得一旦涉及到乐团活动,那就又是另一说了。我会对BEATLES迷恋至此,并不只单纯出于音乐方面的理由。帅气的形象,也是BEATLES的一部分。
我会开始组团的另一项动机,源于我对自身的自卑感。
譬如不会唱歌啦,长得不算好看啦,或许是能写点曲子、可吉他弹得并不是很好等等,这一类的自卑感自那时以来、直至今天都始终存在。即便是这样的我,若是与他们联手,说不定也能做出些不凡的成就――有些人会带给我这样的预感。这些人中,TEKKO是其一,TONO是其一,其后结识的JIRO是其一。
能够令自己原本会平凡度过的一生、变得绚丽多彩起来――与能够带给自己这种感觉的人的相识,在人的一生当中并不多见。
而令我确信这种幸运的相识正是我与他们的相识的其中一项理由,无疑就是他们的外貌。GLAY会成名的原因之一正在于此,这一点谁都否认不了。

令我庆幸的是,随着高二逐渐进入了尾声,TONO的乐团也已然自行消亡。
八成是太过标新立异、争取不到多少人气的缘故吧,我心中暗暗想道。不过对于TONO我倒是另眼相看。
「难道不想让你的才能在别处得到更好的施展吗……」
摆出一副完全是自卫队在拉人的架式,我发出了邀约。
在TONO加入了乐团的阵容之后,现在GLAY的原型就此完成。双GUITAR配合BASS与DRUM、再加上VOCAL的五人构成。

题目 : 单行本翻译
博客分类 : 小说文学

tag : GLAY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新浪微博
日历
12 | 2019/01 | 02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计数器


当前阅览人数:
自我介绍

王子(princeray)

Author:王子(princeray)
非人類/魚座AB型/中国北京在住

愚麗児/ピエラー
横浜しゃるろっと学園地下生徒

半退役毒舌派,擅无边际胡扯,不吐槽会死星人(喂!
隐性腐女,视觉动物,爱心无限,经常开花。
多重人格分裂重度患者,娃娃脸反抗心老人家。


类别
用户标签

GLAY PIERROT KIRITO Angelo 郷本直也 TENIMYU しゃるろっと Honey&Clover LM.C 矢崎広 青山草太 成田美名子 十二国記 HIDE 大塚愛 スガシカオ SOPHIA 尾崎豊 SPITZ X LUCIFY FC2 アンティック-珈琲店- R*A*P ALvino GLOOMY_BEAR 松岡充 YUKI Backstreet_Boys 高橋広樹 清春 土屋アンナ 米米CLUB MISIA RICE Michael_Jackson スネオヘアー kannivalism 19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