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时15年之久的领悟(叹)

如果失去了某个人,自己就会活不下去。我想我现在大概渐渐地不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

曾经的我,因为从来没有拥有过任何人,包括我自己,所以一直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为什么而活,生存似乎只是成了一种义务和自己无从拒绝、放弃的权利。于是我一直做好了随时失去自己生命的准备,对一切都冷眼旁观,不投入过多感情,不留恋任何人,不沉迷于任何事物,将一切都控制在「自身」的这个范围内,不动声色地与外部世界保持着距离。我喜欢看书,喜欢画画,喜欢听音乐,却鲜少甚至讨厌与人讨论、分享,或许就是因为这些事情足以自娱自乐,不需要在意他人的看法,不需要承受他人的干涉,不需要暴露自己的真实想法接受评判。我可以尽情翱翔在自己的世界里,发挥自己最大的想像力和创造力,所有的情绪都为自己所掌控,让我感到完全的安全与放松。

离家之后,或许是时机未到叭,这样的自己依旧保持了一段时间。不过因为远离了外界的暴力干涉,我在无意识中开始渐渐愿意走入外面的世界,但自己的世界仍然对外封闭着。
直到由于对网舞的欣赏不意结识了一众很棒的家伙,成了有共同语言的朋友,不断地感受到大家的真挚与关怀,自己的内心也愈发敞亮。分散于世界不同角落的一群「非人类」,以及原本与自己根本是两个世界的那个群体,突然成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项存在。
事实上,获知初代毕业那个夜晚无法遏制的恸哭,就连自己事后回想起来都感到极度的震惊与羞耻。——自己明明一直是个情绪那么内敛、自制甚好的家伙,为什么一件如此平常、甚至客观来说根本无关紧要的事情,竟会引发我如此强烈的情绪反应。
现在的我,突然好像有些明白了——那是我第一次真正体会到「半身被切离的痛苦」。一如14岁时看到的CIPHER与SIVA的别离。

突然想到,自己离开的那年,SARA不知是带着怎样的心情对我说出的那番话……还有中学时她曾写给我的感谢……虽然当年的我完全无力领会,只顾着拼命迈开自己的脚步。。

而那样悲痛与不舍的「别离」,幸亏非人类的存在,伤痛很快被抚平。一切的改变似乎不大,反而因为摆脱了网舞的局限,而让我打开了通往更广阔世界的大门。
于是,我邂逅了BAND,邂逅了GLAY,邂逅了VR,邂逅了PIERROT。

如今想来,我对PIERROT解散一事始终难以释怀,反应竟不比那些多年饭龄的老PIERRA们淡定多少,除了不舍外,更多的只怕是在暗恼自己的后知后觉叭。
明明在他们解散前就知道他们的存在的,明明已经有那么多的迹象与征兆暗示着他们对我的重要性与必要性的,为什么当时没有及时察觉,为什么当时没有再去多了解他们一些,为什么……。
于是在PIERROT解散之后的某天因为阿夜的缘故让我听到那首「BIRTHDAY」之后,我便不放过任何可能地拼命收集、了解他们的资料,然后,了解得越多,内心的懊恼就越深——
明明就是自己一直以来在苦苦渴求却遍寻不着的东西,为什么在它已成过去式后才发现。。
于是,我迁怒了。
是的,我必须承认我的的确确将这份懊恼迁怒到了直接导致PIERROT解散的AIJI与JUN身上。虽然我一直在劝慰更受打击的阿夜要尊重他们的选择,但其实我一直在暗暗埋怨着吉他组,后来对他们各自新团的音乐一直兴趣有限、无法全心认可,恐怕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有这样一层感情上的隔阂存在的缘故叭。如今想来,KIRITO在提及解散原因时说到的「是我身为LEADER的能力不足」「是我只顾着自己埋头往前冲,让他们追得太累了吧」真不是什么为吉他组脱罪的大度胸怀,而是实实在在的事实陈述。那时的KIRITO,一定也是初次面临了自己人生中的最大「幻灭」叭。等待最后希望的那个夜晚,一定也是深陷于与我之前同样的绝望感之中叭。难怪新生后的Angelo的音乐一直让我觉得缺少了以前PIERROT那种拼命地想要表达什么和抓住什么的情绪,而多了几分内敛、包容的体贴味道,因而共鸣度大降,甚至一度怀疑KIRITO所说的「成长」其实不过他的自以为是(反正这是他的老毛病了,爆)。现在看来,其实是他们已经在向前走了,而我还停在原地没动哪(苦笑)

想想当时那个哭诉着如果GLAY也像PIERROT一样迎来解散的话一定会无法承受而崩溃的自己。。。真是幼稚到极点啊(捂脸)

还好那四位大叔感情如旧,即便经历了严重的债务危机仍在最短时间内便走出了阴影继续前进,而且步伐越来越有力。我想,这有很大的功劳都要归于TAKURO身上。——所以说一个团队的LEADER果然是决定团队命运的KEY MAN啊(叹)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PIERROT也换成TAKURO类型的LEADER来领军的话,也就不会是那个令我和其他PIERRA如此深爱着的PIERROT了。KIRITO虽然任性并且以挑衅他人为乐(扶额),却并非不明事理还自鸣得意的欠扁家伙,事实上他相当有自己的一套人生哲学,而他打从心底重视爱惜大家、极力取悦大家、却又害羞嘴硬不肯承认的逞强姿态更是可爱得紧(←所谓的傲娇系?),所以叫人实在没有办法不爱他啊(宠溺笑)

说起来…现在的我,似乎越来越能够清楚地看懂KIRITO和TAKURO他们言行背后的心理了,还有自己与身边其他人的表现所透露出来的讯息。武侠小说里说的那种能够看清对手高速出招下每一招式的路数,大概就是类似的感觉?(虽然道行肯定有差啦XDDD
而比起以往几乎全被PIERROT占据的playlist,如今我常听的音乐中GLAY的曲目比例愈发固定,一些初时感觉普普的曲子则越听越有味道(典型就是夏音和百万吻),并且出现了大量以前的我根本无心关注、或老或新、音乐类型迥然不同的歌手及BAND的作品……原来我的心,也在不知不觉中终结了对PIERROT和VR的「迷恋期」,悄悄地成长了啊..。

初回国时因逐渐感受到精神支柱的远离而不觉焦躁不安起来的我,莫非只是在经历另一次「幻灭」的适应过程罢了?
这半年的自闭,除了家里与工作上的因素之外,果然更多地还是因为失去了依赖惯的精神引导而迷失了自己的方向叭。
完全陷入自我嫌恶与自我否定的情绪中,抛弃了VR,抛弃了绘画,抛弃了动漫,抛弃了心理解析,抛弃了友人,抛弃了外部世界,抛弃了我曾经一直在借助着力量的一切,放逐自己不断地向着绝望的深渊底部跌去。在心已痛到几近麻木时,是阿灵适时发来的SMS牵住了我,止住了我下落的趋势,逐渐令我恢复了清明,开始重新寻求知识与科学的力量,赤裸裸地面对法规明确的审判,鼓起最大的勇气强迫自己知罪认罪,做好心理准备承担责任。然后,从察觉到的第一个线结开始,越来越多的线结被揪了出来,当我逐渐接受了如此大量线结的存在时,丝线原本看来毫无头绪的走向在我眼中开始明确起来,此时又适时得到阿布的指点,沉思之余迅速理出了线头,接着一个又一个的结被先后解了开来,越来越顺畅。。。。。
TAKURO在《胸怀》里提到的,GLAY几乎彻底丧失信心时多亏四人间的友情才能在坠落深渊前及时止步,我好像也开始有所领会了哪。

我想自己这一次是真的有变强了。不是因为他人的支撑而无所忌惮,而是很清楚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了。
记得曾看过某部漫画,其中女主角因怕自己内心阴影给对方带来的无心伤害而拒绝男主角的感情,男主角对她说:「即使你伤害我,我也不会受伤。」
当时以为这句话更多的是在玩种文字TRICK罢了。现在似乎却开始明了这句话的确切含义。
真正能伤害自己的人永远只有自己。如果自己不想让自己受伤,自己就一定不会受伤。

而我现在要克服的最大的心理阴影,大概就是在面对家人时的自我嫌恶感与自虐情结叭。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新浪微博
日历
12 | 2019/01 | 02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计数器


当前阅览人数:
自我介绍

王子(princeray)

Author:王子(princeray)
非人類/魚座AB型/中国北京在住

愚麗児/ピエラー
横浜しゃるろっと学園地下生徒

半退役毒舌派,擅无边际胡扯,不吐槽会死星人(喂!
隐性腐女,视觉动物,爱心无限,经常开花。
多重人格分裂重度患者,娃娃脸反抗心老人家。


类别
用户标签

GLAY PIERROT KIRITO Angelo 郷本直也 TENIMYU しゃるろっと Honey&Clover LM.C 矢崎広 青山草太 成田美名子 十二国記 HIDE 大塚愛 スガシカオ SOPHIA 尾崎豊 SPITZ X LUCIFY FC2 アンティック-珈琲店- R*A*P ALvino GLOOMY_BEAR 松岡充 YUKI Backstreet_Boys 高橋広樹 清春 土屋アンナ 米米CLUB MISIA RICE Michael_Jackson スネオヘアー kannivalism 19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